中国青年网记者来到北京客运段东供应基地

2020-11-13 11:02

梁宝国是北京到拉萨火车的第一任列车长,现在不“走车”了,换到了地勤部门。他回忆以前自己走车时,有时候从北京跟车到拉萨,在拉萨呆几个小时之后就再跟车从北京到深圳。梁宝国说部门里的职工基本都“走过车”,现在都从火车一线换到了火车物资供给部门。

洗涤车间的总支书记曹准告诉记者:“东、西两个洗涤车间的正式工一共有280多人,劳务工有80人左右。东边的车间一共有105人。”每年的春运工作都是对200多名职工的考验。人手不够,又要保证正常的供给,唯一的办法就是和时间赛跑。“春运期间,工作人员六点半就开始工作,下午工作到四点半到五点,工作12个小时。中午吃饭也是轮流吃一口。现在,我们的任务增加了20%-30%,要比平时多工作一到一个半小时。”

在梁宝国看来,蒸米饭这样普通的小事在火车上也是要“练出来”的。“旅客一上车,餐车人员不仅要进行蔬菜清洗等准备工作,还要观察旅客。旅客是以学生、探亲人员、还是农民工为主?如果以农民工为主,自己带饭的概率会非常高。或者看乘客带的方便面,如果方便面多就要控制米饭的量。”因此,餐车工作人员不仅要做好本职的工作,还要肩负着“观察员”的任务,“这是一种职业的本能。”此外,每列火车上都还备有一些应急物资,例如干的海带、木耳等,“这些也只是让乘客能解决温饱。”梁宝国说道。

一天洗五万件火车卧铺的卧具;一天一个人叠一万件被罩,工作12个小时……日前,中国青年网记者来到北京客运段东供应基地,感受“春运硬战”幕后后勤保障工作的紧张节奏:这是一场下车不下线、与时间赛跑的“毅力战”。

在分拣打包的环节,工作人员将洗过一次还带有污渍的被罩分出来。曹准指着一个带有鞋印的被罩告诉记者,这样的被罩就要重新进行清洗。一般带有脚印的卧具都要经过多次清洗才能“合格”。

据工作人员梁宝国介绍,为了应对2016年春运,供给部门的工作人员连续工作了两周,“已经没有周末的概念。”为了方便在火车上为乘客提供饮食,有很多厨具是火车上专门配备的。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的第一个厨具就是“蒸屉”。类似于“抽屉”的形状,专门解决火车上的蒸米饭问题。工作人员表示,在火车上用平时家用锅来蒸米饭是不现实的。五屉同时蒸上,就可以保证中午一餐饭的需求量。一列车配备十个屉子。梁宝国告诉记者,一屉需要的生米大概在十几斤左右,五屉大概就需要一袋五十斤的大米。

“脏品库会将卧具进行分拣,将被套、枕套等分开,再加入洗衣粉、纯碱、乳化液、漂白粉等。洗一次的时间大概在40分钟左右。”曹准说道。为了洗掉卧具上的特殊污渍例如咖啡、泡面汤等,需要加入漂白粉,既去污又消毒。

在洗涤车间走道的一侧,十台大型洗衣机在有条不紊地进行清洗工作;走道另一侧,工人正在忙碌地进行熨平、折叠和打包。整个车间充斥着洗涤剂的味道。

据介绍,北京客运段洗涤车间担负着全段各次列车的卧具、备品的洗涤任务。随着春运增开列车的叠加及客流的增加,洗涤任务由原来的13列增到29列。洗涤工作量由日供应3万件增加至5万件,整个春运下来就是200万左右的洗涤任务量。

“地勤部门年轻人比较少,90%左右的工作人员都是50岁以上。”梁宝国告诉记者。“50多岁,身体上、家庭上都有问题。自己五十多岁,父母就得七十多岁了。很多时候大家伙就是咬牙挺住了。我们这边每天必须有人。有时候班组过来领东西的时间就是间隔一个或者两个小时,夜间也是这样。有时候缺少的物资有可能就是一个袖标、一捆垃圾袋、五十个手纸卷。铁路工作都这么多年了,都已经习惯了。”

曹准介绍说,为了降低能耗、提高效率,每一台洗衣机都满满地装到100公斤卧具,在浸水、翻滚以后,再出来时重量就增加了一倍多。而且所有的卧具经过洗衣机翻滚以后,会绞在一起。记者在现场看到,两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要合力才能将洗好的卧具从洗衣机中拉出来。